煤炭巨头的“风、光”算盘
发布日期:2018-06-14    来源:中国高科技行业门户    

主题词风电

 伴随新能源产业的迅猛发展,越来越多的煤炭企业杀进其中,成为其中颇为“另类”的玩家。
 
 

2017年,陕西煤业通过两次投资业务议案,拿出100亿元的自有资金对外合作开展不涉及关联交易的投资业务,并增持隆基股份5%股份成为其第四大股东。作为2017年最为赚钱的煤炭企业,陕西煤业似乎也忍不住尝试新能源方面的投资。

 

事实上,在跨界新能源领域,陕西煤业也只能算是后起之秀,在煤炭企业的大军中,同煤集团、晋能集团、国家能源集团、淮南矿业集团以及平煤神马集团等一众煤炭国企和央企早已染指光伏行业的不同产业环节,而这其中,同煤集团(下简称“同煤”)光伏装机规模最大,同时在风电领域,同煤也已进入多年。

 

“据我们了解,陕煤化、淮南、神华、同煤以及晋能等煤炭企业在这方面都做了一些工作,其中淮南装机容量达到了3.2万千瓦,神华+国电是120万千瓦,同煤是124万千瓦。煤炭企业在转型过程当中发展光伏产业,一方面是自身发展需要,另一方面也提高了矿区剩余资源的利用。”在2017煤炭行业发展年度报告发布会上,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科技发展部主任刘富回答《能源》记者提问时表示。

 

刘富还指出,国务院7号文件明确提出,要鼓励煤炭企业利用废弃的煤矿工业广场以及周边地区,发展风电光伏发电和现代农业。近两年煤炭行业实施去产能,大量淘汰关闭煤矿,这些煤矿的工业广场、塌陷区有一些闲置的土地,也给煤炭企业建设光伏发电站提供了条件。而事实上,煤炭和光伏发展越来越密切,更多的采煤沉陷区上已铺满了光伏电池板。

 

那么,作为煤炭企业中光伏装机最多、跨度最大的玩家,同煤在新能源发展的优势如何兑现?又应警惕怎样的风险呢?

 

470万的算盘
 

资料显示,截至2017年12月,同煤已拥有新能源发电项目27个,项目覆盖山西、新疆、西藏、河北、山东、陕西等地,装机容量达154.3万千瓦。且按照其自身的“十三五”规划,2020年新能源板块装机容量将达到470万千瓦,也就是说在接下来的三年时间里每年的新增新能源装机都要超过100万千瓦。

 

“目前,同煤的新能源板块大致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同煤集团同曦新能源公司(下简称‘同曦新能源’),主要的项目包括塔山光伏项目、左云领跑者基地项目、右玉光伏项目;另一部分是同煤漳电新能源公司(下简称‘漳电新能源’),分布在山西、陕西、新疆、西藏、河北、山东六个省区,包括风电29.85万千瓦、光伏70.5万千瓦,新能源产业初具规模。”同煤漳泽电力新能源公司总经理王亮告诉《能源》记者。

 

 

同曦新能源作为同煤的全资二级子公司,是集团公司旗下唯一一个拥有完整新能源产业链的公司,其业务范围包含新能源产业的规划、投资、建设、运营和统一管理业务。

 

据《能源》记者梳理了解,同曦新能源目前的业务主要以光伏为主。

 

纵观其发展历程,主要有两个重要事件,一是2013年在塔山园区建设了第一个太阳能光伏发电示范项目;另一件则是2016年完成了大同采煤沉陷区国家先进技术示范基地10万千瓦光伏项目建设,该项目采用背接触光伏组件、新型双轴跟踪系统、美国T0单轴跟踪系统、集散式逆变器等五大先进技术,在发电效率、发电设备、发电方式三个方面具备一定的优势。

 

“2017年7、8月基地验收,也就是在基地光伏电站并网一年的时间,当时对同煤的评价是投资最低,单位发电量最高。”同曦新能源左云光伏负责人董国飞对《能源》记者说。

 

而在被问及同煤发展光伏的初衷和目的时,董国飞表示,整个山西省都在转型发展,同煤作为山西省最大的国企,要做转型的排头兵,转型光伏新能源是很大一部分,无论国家政策,还是其他一些措施都提倡光伏发展,所以这是集团转型发展的重要方向。

 

除光伏电站的开发,同煤还与其他煤炭企业一道涉足了光伏制造业。不过,不同于主流的晶硅产品,同煤选择的是薄膜路线。

 

2017年12月26日,同煤参建的大同移动能源产业园项目薄膜太阳能电池项目50兆瓦薄膜太阳能电池柔性组件产线投产。据了解,该项目总规划为620MW,分三期布局和建设,其中一期产能为300兆瓦。

 

“同煤从‘十二五’期间就开始布局光伏发电,相继建成了塔山光伏电站20MW、右玉光伏50MW、新疆鄯善20MW等项目。2017年,集团光伏发电111955万千瓦时,完成利用小时1266小时,同比增加200小时。与汉能合作薄膜发电项目可实现产业链进一步向上游延伸,实现由光伏产业向先进装备制造进军。”一位煤炭行业分析师向《能源》记者分析。


 

而在风电板块,漳电新能源负责建设的风电项目包括织女泉风电四期9.95万千瓦、吴马营风电10万千瓦、闻喜风电9.9万千瓦、芮城风电9.9万千瓦,将在2018年底至2019年中陆续投产。同时,闻喜风电二期及三期各4.95万千瓦、沁水风电30万千瓦已经列入储备项目。“未来,漳电新能源将积极开发分散式风电、海上风电项目,进一步提高风电产业的规模和质量。”王亮透露。

 

此外,在光伏和风电之外,同煤在其他新能源领域也有布局,例如同煤漳电新能源在塔山煤矿开展了乏风氧化发电项目的前期工作。“在生物质沼气发电项目、储能项目等新技术方面,随着这些新技术的日趋成熟,投资收益达到一个较好的程度后,将积极介入。”王亮说。

 

不过从同煤新能源发展情况和已知规划来看,想要完成每年100万千瓦的新增装机并非易事,尤其还要面对补贴拖欠、限电上网等难题。

 

掘金中的痛点
 
 

同煤作为煤炭企业,尽管已在光伏领域小有成就,但由于新能源行业补贴拖欠严重,许多效益仍然只能停留在纸面。

 

从收益上来说,在纸面上实现了盈利,但实际上却仍然困难,因为有三分之二的国家补贴仍然是拖欠的。如果补贴全部按照电量及时结算,那么收益自然非常好,不过一旦拖欠,银行的还本付息等却在无形中给企业带来了负担。

 

对此,董国飞给《能源》记者算了一笔账,“发一度电是0.95元,其中0.32元相当于脱硫电价,每月电网公司可以直接支付,剩余的0.63元是国家补贴。截至目前,我们电站已经正常发电近两年时间,补贴却迟迟未能到位,所以说有三分之二的收入现在只能停留在纸面上。”

 

另一大挑战则是消纳难题。随着国家大力发展光伏、风电等新能源,区域电力消纳能力不足,存在一定的弃光限电。

 

 

《能源》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同煤在左云的光伏项目,去年年底出现了限电情况。此外,由于冬季需要集中供热,所以要给火电供热机组让行,也会对电站正常发电造成一些影响。

 

而在光伏行业最受关注的领跑者基地招投标上,同煤除了在第一批领跑者上有所斩获之外,第二批领跑者并没有斩获项目。事实上,在接下来的领跑者光伏竞标中同煤的优势也并不明显。“主要的差距在业绩上,一般的国有企业相比央企处于劣势。如果想要继续竞争,只能比拼价格,但是价格压的太低又会没有利润,所以有些困难。”董国飞表示。

 

事实上,作为传统的煤炭企业,同煤在发展新能源初期也遇到了许多的困难。“煤炭企业转型光伏,刚开始基本上没有优势,毕竟煤炭和新能源之间的跨度比较大,发展伊始困难比较多。无论是从技术角度,还是人才角度,都比较欠缺。然而经过这几年的努力,已逐渐克服上述劣势,也培养出一批技术、运维人才,积累了建设、管理电站的经验。”董国飞坦言。

 

此外,在新能源项目建设过程中,同煤也遇到了诸多困难。新能源项目多数地处偏僻、自然条件恶劣的地区,如织女泉风电位于山西北部,风大、高寒;富家山风电位于中条山区,山高林密、气候多变;阳泉、平顺光伏均位于山区,施工难度极大。

 

值得关注的是,新能源行业还颇为“烧钱”,尤在电站方面。就同煤而言,同样也要面对资金筹集的现实困难。2014年7月18日,同煤上市公司山西漳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漳泽电力”)决定成立山西漳泽电力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漳电新能源就此诞生,彼时注册资本为1亿元;2015年3月13日,漳泽电力向漳电新能源增资1亿元,同年11月13日又增资10亿元。此外,漳泽电力2016年投资漳电新能源2.9亿元。

 

“同等规模的项目,新能源开发建设需要的资金远大于传统火电项目。由于同煤及早布局了金融产业,漳泽电力也把金融产业作为推进企业发展的重要支撑,在充分发挥企业财务公司、融资公司作用的基础上,大力开展诸如债转股、发行绿色债券、实施资产证券化等多种筹融资工作,在当前资金面紧张的总体市场环境下,确保了各项目的资金需求。”王亮回应称。




查看网络原文>>>

版权所有@ 北京市电子科技情报研究所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025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北河沿大街79号  邮编:100009  Email:bjdzqbs@126.com

在线人数:257

当日访问计数:33790

累计访问计数:36335520